80歲佛山畫家9年創作20000多幅街頭速寫 記錄城市變遷

來源:佛山新聞網 時間:2019-08-11 09:51

  上午九點半的佛山蓮花公園,80歲的關振旋身穿深藍色Polo短袖,白色帆布包置于肩膀一側,正全神貫注于自己的繪畫世界。

  他或隨意安坐一隅,或凝神站立,下棋的、跳舞的、遛娃的……寥寥幾筆線條,人物瞬間成型。重拾畫筆第九年,這是其中極其普通的一天。

  關振旋是佛山畫家,以速寫、肖像見長。他自幼愛畫畫,1961年畢業于佛山藝專油畫專業,任職于佛山文化館,曾參與《陶工怒火》《詹天佑》《艱苦歲月》等佛山著名連環畫的繪制工作。擱筆二十余載,古稀之年的他如今重拾畫筆,九年已創作速寫繪畫作品兩萬余張,兩度舉辦個人畫展,已出版《墨彩眾生》《商界領袖》兩部作品。

  與畫結緣于幼年

  現年80歲的關振旋出生于廣東開平一個清貧的家庭。他的繪畫啟蒙,源于幼年自發式的興趣。

  幼年時,在母親的攤檔旁,關振旋把磚頭瓦片當畫筆,街頭巷尾的商鋪招牌被他摹了個遍,他戲言自己是“還沒有學會寫字便已經開始畫畫了”。

  入學后,偶有的一兩分零花錢,也成了他用以租小人書的“后備金”。或許是骨子里的繪畫天賦,還有幼年時自發性的繪畫興趣,鋪墊了關振旋一生與畫結緣的命運。

  1958年,關振旋被佛山藝專油畫專業錄取,畢業后,即留在佛山文化館工作。“在那個年代,能找到滿足自己的愛好,同時符合自己專業的工作,我很滿足。”

  隨后,關振旋輾轉做過中山公園美工組組長及石灣陶瓷廠工人,后來被分配到佛山第一家廣告公司任職。工作的強度與忙碌的心境,讓他慢慢放下畫筆,這一擱就是二十余年。

  年近古稀重拾畫筆 ,不愛花鳥茶酒獨愛畫

  2010年,關振旋已過古稀之年,彼時他已退休。 世事浮沉,兜兜轉轉。在人生的暮年,他將那支擱置許久的畫筆又重新撿了起來。再次回歸生命原初的赤子之心,滿腔熱忱更甚從前。

  他也坦言這“需要勇氣”。這次重拾畫筆,少了世俗事務的羈絆,又多了幾分率性自由。“雖然八十歲了,但我比一般年輕人勤奮,上午下午都畫,晴天雨天也畫。”

  關振旋不愛花、不愛鳥、不愛煙酒茶,獨獨只愛畫畫。現在,畫畫已經占據了關振旋日常生活的絕大部分時間。上午九點準時出門,畫速寫三個小時,下午則在家畫兩個小時肖像。

  重新愛上畫畫使關振旋對丟失的繪畫時光有淡淡的遺憾,但更多的是灑脫:“年輕時有年輕時候的難處、考量與選擇。現在我的心態就是想一直畫下去,想把曾經丟掉的時間補回來。”

  在關振旋筆下,處處皆風景。佛山蓮花公園、東方廣場、超市、地鐵……甚至在去菜市場的路上,看見熱戀中的小情侶搭著肩勾著背走路,便也忍不住拿出畫筆和稿紙,將這生動一幕勾勒下來。“一看到想畫的不畫,就手癢,心也癢。”關振旋笑著說。

  老驥伏櫪 ,身體力行呼喚速寫風

  關振旋偏愛速寫。為了便于收藏,他改用速寫本作畫。一百三十頁一本的速寫本,關振旋已經畫了九十余本,共計20000多張,可謂筆耕不輟。“剛開始40多天畫一本,現在平均每半個月就能畫一本了,我這些年的速寫本堆起來都有人高了。”

  畫速寫,關振旋還練出了一身好本事。分秒必爭的他,在公交車上也“手癢”。久而久之,任憑公交車搖搖晃晃,他自“巋然不動安如山”,或坐或站,筆尖絕不離紙,一線即可構圖。更遑論在公園了,圍觀與評論,關振旋也旁若無人,即便深處鬧市也能守得一方心靜,自得其樂。

  談及自己為何如此鐘愛速寫的原因,關振旋滔滔不絕:“我喜歡畫動態速寫,尤其喜歡畫場面性的畫面,比如畫公園里打牌的,個個神態各異,從構圖到氛圍,生動很多,也能傳遞出情感。”

  動態速寫技術是畫家成熟的標志。去年年底,關振旋參加了全國的速寫畫展,海內外總共有一千八百多人向組委會投稿參賽,其中不乏美術界頗有聲望的大師。在此次畫展中,關振旋的速寫作品沖進了前六十。作為一個丟了畫筆幾十年的老畫工,能取得這樣的成績,關振旋非常知足。

  同時,關振旋也有自己的“擔憂”與“野心”:“現如今,相較于花鳥、山水畫,速寫處于相對邊緣的位置。尤其是隨著技術的發展,很多年輕人也依賴手機等科技產品來記錄生活,甚至忘記了其實速寫也是刻錄生活的一種方式。我堅持畫速寫,也呼喚速寫,不僅僅是出于個人的愛好,同時也帶著一種使命感,我一定要畫到我畫不動了為止!”

  談到畫畫之于自己,關振旋動情的回答:“畫畫曾經是我的職業,但不能單純用職業來定義它。同時,它也是融入我生命的東西。”關于未來生活與創作的期許,關振旋笑言,希望自己能夠為佛山文化事業發展貢獻一份綿薄之力,也希望這一幅幅的作品能夠成為佛山變遷的見證。

 

  文:佛山新聞網記者 李赟政

  圖:佛山新聞網記者 陸惠嫦、陳蘊彤

(責任編輯:王駿)

重庆欢乐生肖彩票开奖结果